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墓羞辱小龙女
古墓羞辱小龙女

古墓羞辱小龙女

小龙女悠悠转醒,竟看到杨过一丝不挂的立在他面前。原来李莫愁为夺玉女心经,与弟子洪淩波闯进活死人墓,不巧小龙女因练功走火入魔,元气大伤,杨过功力不及李莫愁,被点中穴道动弹不得,待李莫愁拂尘要往小龙女头顶劈下,未劈到,小龙女便一阵晕眩,便昏了过去

  醒来时,却见杨过哭丧着脸,全身精光。小龙女虽与杨过同居活死人墓,但一个冷漠,一个忠心,是以两人均以礼相待,就算之前为练玉女真经,须除得一丝不挂, 但当时以花丛隔开,两人从未看过对方裸体。看到杨过精实的男性身体,小龙女不由得癡了,目光往下移,见到一硬挺之物,此物小龙女前所未见,只睁大眼睛地盯着,杨过不好意思地道:姑姑你别这样瞧着,我害臊哪。
  听杨过这样说,小龙女想起应是孙婆婆以前提过的羞耻之事,脸颊一红,转头过去。突然哈哈三声大笑,李莫愁同洪淩波进来,李莫愁道:师父与徒弟做见不得人的勾当,真是古今未闻,有趣得紧哪!
  
  小龙女一阵恼羞,怒道:我们什幺也没做!
  李莫愁微笑道:哼哼,那我马上让你们知道男女快活之事是啥滋味!师妹,现下你师徒俩性命都在我手上,妳最好乖乖照我话做,我说一,你便不準做二!
  听到"男女快活",小龙女脸上飞来一片晕红,细声道:妳...你待怎地?
  李莫愁道:看到你徒弟胯间之物没?那便是男子撒尿的地方,去含住它,之后你便知道该如何做。
  知道是排洩的器官,小龙女哪肯以口相含,但此时命在旦夕,又想想是杨过,应该没有关係。小龙女功体大损,元气虚弱,站不起来,便以狗爬姿势向杨过爬去,杨过腿长,小龙女的嘴搆不到,必须头往上扬。凑近杨过下体,闻到一股骚味,小龙女双颊涨红,不敢直视杨过,低头柔声道:过儿,你...你忍着些, 姑...姑姑很快就...就好。
  不等杨过回答,小龙女双手撑地,张开小口,含住前端,李莫愁怒道:作死幺?再含深些!
  小龙女只好头往前移,阳具顺着小龙女的口滑动,整根被小龙女的嘴包住。杨过身体如电流通过,全身酥麻,最敏感的部位被小龙女软滑的嘴包含住,真是通体舒畅。此时小龙女脑中一片混乱,呼吸急促,胸口起伏甚巨,小龙女闭上双眼,不由自主地转动舌头,舔弄口中徒弟的阳具,杨过全身酥麻,阳具蠢蠢地跳动。
  李莫愁见小龙女双颊通红,真比烫熟的虾子还红,再看到小龙女屁股高高翘起,还不时微微地左右晃动,李莫愁一颗心痒痒地,也按耐不住,走近小龙女身后, 撩起小龙女的裙子,褪下内裤,小龙女白玉般的翘臀一览无遗,小龙女一惊,屁股抖了一下。李莫愁嚥了口水,火热的脸颊贴上小龙女冰冷的左半边屁股,右手轻轻地按摩着右半边屁股,表情甚是陶醉。李莫愁把脸凑近小龙女屁股中间,闻到一股腥臭味,双眼柔情地盯着粉红色的菊花,笑道:师妹,你这里真美啊!
  小龙女只道那 是排洩之处,骯髒至极,欲出口制止,无奈小口含着杨过下体,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以表抗议。李莫愁微微伸出舌尖,在小龙女小巧的菊花上点了一下,小龙女全身颤动,心感羞耻,双眼紧闭,几欲流泪。李莫愁笑了笑,伸出舌头在菊花周围画圆,接着便直接在菊花上舔舐,小龙女肉臀间的腥臭味充满着李莫愁的小嘴,待菊花周围全是李莫愁的唾沫,李莫愁双手各身出中指,轻轻扳开小龙女粉红可爱的菊花,舌头伸直,塞了进去,并上下左右地搅动,小龙女一阵疼痛,把杨过的肉棒含的更紧了,发出滋滋的声音,杨过咬牙道:姑姑,你这样子...我...
  话没说完,杨过阳具一跳,白浊色的液体涌泉般喷了出来,小龙女感觉口中湿黏,腥臭异常,但没李莫愁指令不敢鬆口,只能紧紧含住,精液从小龙女嘴角流出,汇聚在下巴,滴到地上,其余的便骨都骨都的喝下去,杨过一阵惶恐,不知如何是好,小龙女娇羞的低着头,不敢作声,只等李莫愁示下。
  李莫愁大笑道:哈哈!妳的好徒儿给妳一整碗的上等补品啊!浪费了岂不可惜?把流出来的也都给我吃乾净!
  小龙女伸出青葱般的玉指,将嘴角和下巴的精液抹在指尖,温柔地舔舐乾净。李莫愁冷道:莫忘了地上的。
  小龙女要吃地上的东西,这行为当真是猪狗不如,小龙女犹豫不动,李莫愁怒道:不听话幺?
  李莫愁将食中二指狠狠插入小龙女肛门,双指弯曲,接着两指在肛中分开,小龙女吃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李莫愁道:你吃是不吃?
  小龙女想不到竟遭如此羞辱,眼角眼泪渗出,双臂微弯,上半身伏下地板,伸出舌头,一次一次地将精液舔入口中,李莫愁看了甚是得意,嘴角露出奸邪的微笑。
原来李莫愁自小与小龙女同居古墓,因是同性孩童,两人儿时便同居一室,李莫愁虽也是绝代美女,但小龙女更是万古难得一见的仙女,就连同是女子之身的李莫愁也不禁为之动心,时常在半夜偷亲亲她,摸摸她身体。但年纪稍长,听师父教导男女之间的情事,李莫愁心碎了,想不到她对小龙女的爱境是一场空,是不被世俗眼光允许的,再加上师父较疼小龙女,李莫愁对小龙女的极爱转变为极恨,最后终于为抗失命,忿忿出墓。
自此李莫愁性情大变,江湖上人称赤炼仙子。李莫愁恨不得亲手杀了小龙女,亲手宰了她的爱人。此时回古墓盗取玉女心经,正巧遇到小龙女练功岔了气,内伤沈重,对李莫愁来说真是天赐良机,但玉女心经尚未到手,还不能杀了小龙女,李莫愁决定好好羞辱她一番,发洩她多年来的爱与恨 。
李莫愁站起身,走到小龙女头边蹲下,食指与拇指托住小龙女下巴,仔细地左右端详小龙女动人的脸庞,小龙女中气不足,娇喘连连,香气吐到李莫愁脸上, 李莫愁闻的心醉。小龙女想自己必定狼狈不堪,故目光右移,避开李莫愁视线。李莫愁见到这娇羞的表情,实在忍不住了,颤动的双唇凑近小龙女右耳,伸出刚舔过小龙女肛门的舌头,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温柔地舔着小龙女耳朵。小龙女心里害怕,双眼紧闭,咬紧樱桃般的下唇,李莫愁命令道:伸出舌头。
小龙女吐出软玉般的舌头,李莫愁欣赏一会儿,轻轻闭起双眼,用自己的舌头碰小龙女的舌头,并陶醉的上下滑动,似乎在品尝甚幺蜜浆甜液,小龙女舌头伸久了,地上自然滴满唾液。李莫愁一边舔舐,一边将手伸到小龙女衣襟上,将她胸前衣服左右分开,内衣上拉,由于小龙女呈狗爬姿势,两颗乳酪球般的乳房顺着内衣上拉之势弹出,小龙女的肥乳便因惯性运动前后晃动着。李莫愁的嘴吸允着小龙女的舌头,两手伸向小龙女的胸脯,开始温柔地按摩。李莫愁总觉这姿势大不顺手,便喝到:站直身子!
小龙女依言站起来,裙襬下垂,挡住下半身,但上半身的衣服仍是敞开,乳房也因身子站起而晃动。被点穴的杨过看了姑姑成熟的朣体,不禁瞧得癡了,下体又一跳一跳的挺了起来。小龙女羞道:过儿,别...别看!
李莫愁的弟子洪淩波见了这光景,心头火热,两条大腿早被自己的甘露淋湿,李莫愁笑道:我的好徒儿啊,这贱人的弟子就交给你了。
洪淩波不敢直视杨过,故走到杨过身后,将自己的身体贴住杨过的背部的裸体,两臂由后往前环抱杨过,双手轻轻贴住杨过结实的胸膛,并闭眼嗅着杨过的男子气息。杨过苦于穴道被点,身体动弹不得,只能被女子任意摆布。其实洪淩波也是难得美女,只是稍逊李莫愁,又更远逊小龙女。李莫愁因打击太大,故时常对自己的弟子洪淩波和陆无双上下其手,并时常令她们与自己共浴同寝,故洪淩波也是心术不正。洪淩波慢慢将原本贴在杨过胸上的手沿着他肚皮,滑向杨过下体,待一触到硬挺之物,洪淩波两双小手便紧握杨过粗大的阳具,并前后套弄着,洪淩波红着小脸,温言问道:舒服幺?
杨过只觉全身被女子柔软的身体包住,下体又被一双玉手按摩,实在舒服至极,但看到姑姑疑惑的眼神正盯着自己,便连叫:快快放手!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小龙女确实瞧到杨过享受的表情,一想到杨过因别的女子而欢心,小龙女心如刀割,眼眶转红,两条眼泪登时落下。李莫愁咬牙道:除了我,不準你为别人流泪!
看到李莫愁怒目相视,小龙女的心由难过转为恐惧,想到接下来的时间,这位痛恨自己的师姐不知要如何羞辱她,不由心灰意冷。
李莫愁双手交叉于胸前,命令小龙女:把裙子给撩起。
  小龙女轻轻撩起裙子,先露出苗条的小腿,再来是肥嫩饱满的大腿。
  
  李莫愁不耐烦地斥道:在撩高些!
  小龙女大是不愿意,想到要在过儿面前露出自己最私密的地方,一颗心就胡乱地碰碰跳,但小龙女不敢不从,只好再把裙子撩得更高,小龙女洁白的皮肤和黑色的耻毛一览无遗。李莫愁看了很赏心悦目,便脱下自己的裤子,将道袍下襬往旁边一分,也露出了自己私密的地方,接着挺出自己下半身去碰小龙女的阴部,两人身子一麻,不约而同的轻叫:啊!
  李莫愁的两片大阴唇与小龙女肥嫩的两片大阴唇碰在一起,小龙女胀红脸,李莫愁的双颊胀得更红,好似要烧起来了。李莫愁双手扶住小龙女的纤腰,轻轻扭动下半身,两人四片嫩白的阴唇开始磨擦搅动,李莫愁与小龙女均感一阵阵的电流从下体传片全身,奇异的搔痒感使二人眉头紧蹙,两人不时轻轻地发出嗯嗯的呻吟。
  小龙女突感一阵酥麻,下半身一抖,甘露竟喷将出来,溅的两人的大腿黏呼呼的。小龙女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这样,惊讶地看着下体,只感一阵羞耻,双手惭愧地把脸摀住。李莫愁蹲下去,双手抱住小龙女的大腿,欲把小龙女身上的甘露吃乾净。小龙女羞道:师...师姐,别这样,很...很髒的。
  李莫愁伸出舌头,先把小龙女的大腿舔乾净,接着把脸凑近小龙女的阴部,嗅了嗅,便一头埋进两腿,先舔净大阴唇,接着把舌头伸入,在里面搅动着,并呼噜呼噜的吸吮。小龙女时在痒得难受,想要大叫,却不好意思,只小声地呻吟:啊...师姐...嗯..啊...啊!
  杨过和洪淩波看了两人举动,均感下体骚痒难耐,杨过穴道被点,动也不能动,只能任由自己下体胀大。洪淩波感觉自己手中握着的阳具不停胀大,一颗心噗通噗通的跳得更快了。洪淩波双手扶住杨过身体,杨过好像木头人似地被移动,将杨过平躺在地上,只阳具仍硬挺的耸立着。洪淩波看了好不心动,杏黄的道袍上可以清楚看见突起的乳首,洪淩波急忙脱下裤子,双腿横跨杨过的身体,杨过的身体便躺在洪淩波的胯下。洪淩波双腿一前一后的跪下来,自己的阴部与杨过的阳具离得更近了。洪淩波左手抱胸,右手抓住阳具,不让它左右晃动,先让龟头与阴唇摩擦,接着洪淩波一屁股坐下来,杨过的阳具完全插入了洪淩波身体,洪淩波头往后仰,啊的大叫出来,杨过也低沈的发出:呜!
  李莫愁平时喜用棍棒之类物品插入洪淩波阴道调戏,是以洪淩波早已非处子之身。洪淩波上半身微微往后倾,下半身则不停地前后左右扭动。杨过感觉自己的阳具被紧紧含住,阳具随着扭动紧压肉壁,一会儿左右,一会儿前后,两人均闭起眼睛,陶醉在这淫蕩的肉体接触。洪淩波红着脸,不怕羞地呻吟:啊...啊!嗯...好舒服..嗯啊......啊...哈啊!
  李莫愁突发奇想,命令小龙女道:妳就这样站着撒尿,只往我嘴里撒。
  小龙女一惊,心想过儿就在面前,要当着过儿的面排洩是何等的不堪,更何况还要尿在师姐的口中?小龙女不愿意,又不敢说不,只能避开李莫愁视线,微微摇头。李莫愁伸出右手食指与拇指,紧掐小龙女左边那片肥厚阴唇,并用力地扭扯,厉声道:你撒是不撒?!
  小龙女阴唇被扭的痛,只好拼命点头,闭上双眼,努力地凝聚尿意,李莫愁便张口在下面等着。过了一会儿,金黄的尿液射了出来,哗啦哗啦的射进李莫愁口中,李莫愁闭起双眼,品尝着小龙女的尿液,骨都骨都的喝了下去。但尿量实在太大,李莫愁还来不及喝下,尿液便充满着口腔,从嘴角溢了出来,流了李莫愁一身,小龙女的尿骚味很快的充满着整间石室。小龙女羞得无地自容,心理不停地急道:我在过儿面前排洩了!我当着过儿的面排洩了!真是羞死人了!
  杨过一直侧头盯着小龙女排洩,他从没看过姑姑如此可爱的模样,阳具在洪淩波体内兴奋地一跳一跳。洪淩波知道杨过的阳具跳动是因为小龙女,不是因为她, 双眉微皱,醋心大起,娇羞地斥道:不準你看别的女人!
  洪淩波双手抓住杨过的头,面向自己,弯下腰来,一股脑儿的亲吻杨过,甚至在杨过脸上乱舔。洪淩波的下半身扭动得更激烈了,还不停的上下抽插,扭动配合抽插,杨过舒爽至极,索性将对小龙女的情慾发洩在洪淩波身上,闭起眼睛享受着肉体激烈的摩擦。杨过啊的一声,滚烫的精液汩汩地射入洪淩波体内,洪淩波啊啊啊啊的一阵浪叫,全身肌肤胀红,瘫软地倒在杨过身上,两人气喘吁吁,洪淩波更是一动也不动,仔细的感受着杨过的精液。
  小龙女不知男女交欢,达到高潮时会有如此情状,只道扬过被洪淩波弄的气喘如牛。紧张的大叫:过儿!你没事吧?过儿!
  此时李莫愁站起身子,右手举起,啪的一声在小龙女脸颊上给了一个耳括子,怒斥道:你这贱种!竟然把尿弄得我一身?我现在全身都是你的骚味儿啦!
  小龙女左颊疼痛,反驳道:是...是妳说...
话没说完,李莫愁左手也是啪的一声,把小龙女的右颊也打红了,怒喝道:贱人!还敢辩嘴?!
  小龙女眼角渗泪,害怕得不敢作声,不知道李莫愁要如何处罚她。
李莫愁拉着小龙女的手离开石室,走进小龙女卧房,道:我现在身上都是你的骚味儿,你服侍我净身。
小龙女上前欲脱去师姐道袍,李莫愁右手又是啪的一记耳光,小龙女左颊热辣辣的,红的更厉害了,李莫愁怒道:贱货!一点礼数也不懂幺?妳要先回答:遵命,师姐,贱奴小龙女必定用我淫蕩的身子把您服侍的乾乾净净。
小龙女一听,己欲哭了出来,这种淫秽不堪入耳的话令人听的毛骨悚然,何况还要自己亲口说出?但怕师姐责打,小龙女小声道:遵命,师...师姐,小龙女...我...必.....必定...
李莫愁一阵气恼,冲过去将小龙女裙子撩起,伸手在小龙女肥嫩的屁股上猛打,小龙女屁股给打的痛,大声惨叫:啊!师姐!好疼啊!啊..啊啊啊!
房间此时充斥着嫩肉被拍打的啪啪声响。只打了十几下,小龙女屁股红肿,几乎没有知觉。李莫愁喝道:贱种!一句话也说不好?!
小龙女的屁股实在痛得厉害,甚幺尊严也管不着了,低头颤声道:遵命,师姐,贱奴小龙女必定用我...我淫蕩的身子把您服侍的乾乾净净!
李莫愁点了点头,双臂张开,让小龙女为她脱衣,小龙女脱去了李莫愁衣服后,再将自己脱光,扶着师姐坐在小木凳上。古墓中机关设计精巧,引水排水管道更是俱全。小龙女拉了拉环,墙上水孔潺潺地流出温水,小龙女用木盆接满后,沾湿软布欲为李莫愁擦拭身体,李莫愁道:妳刚自己不是说了幺?妳要用妳淫蕩的身子为我擦澡!
虽然不甚明白,但小龙女立即会意。小龙女先用木盆淋湿李莫愁,接着在自己两颗乳房上涂抹香精,再将乳房贴着李莫愁的背上下滑动。李莫愁感觉到两团滑嫩嫩的肉球在自己身上游移,舒爽异常,闭起眼睛享受,嘴角也露出了笑,说道:莫忘了前面啊!
待背部抹完,小龙女走到李莫愁面前,跨坐在李莫愁双腿,以自己的乳房摩擦师姐的乳房。两人的乳首接触到对方乳首,都情不自禁的发出嗯的声音,两人乳首渐渐胀大,变得更加敏感。李莫愁抱紧小龙女,把两人的乳房压得更紧,李莫愁开始扭腰,让摩擦更加激烈。此时李莫愁和小龙女耳朵通红,一直红到脖子,两人更是娇喘连连,闻着对方呼出的香气。李莫愁软语道:妳...妳先起来。
小龙女只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害怕的站起来,发现自己阴部湿黏黏的,觉得不好意思,赶紧用双手挡住。李莫愁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两腿间早已泛滥,淫水流到小腿,更有几滴直接从阴部滴到地上。李莫愁从自己包袱中拿出一根黑黑的木棒,将棒子轻轻抵在阴部,随即闭上眼睛,将木棒半截塞入淫穴,木棒一塞进,噗滋一声,又有淫水被挤了出来,流满整个棒子,口中跟着伸吟:嗯啊!
李莫愁又命令道:躺下来,双腿张开到最大!
虽然动作羞耻,但小龙女不敢抗命,只好乖乖躺下,将两条玉腿开到不能再开的地步,小龙女的大阴唇跟着大腿张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淫穴微微收缩,流出湿黏黏的甘露。因为此处极少张开,小龙女只感觉阴部凉凉的,好不害羞,侧头闭上双眼,任由师姐摆布。
李莫愁走近小龙女,黑色木棒随着大腿一前一后而左右晃动。李莫愁也躺在地上,与小龙女四腿交叉。李莫愁右手搓揉着自己乳首,左手轻扶木棒,对準小龙女的淫穴往前刺。小龙女感到下体一阵激烈的疼痛,哀求道:师姐...啊啊啊....我好...啊!...我好痛啊.....啊啊!
李莫愁不管,腰上加劲,用力的往前刺,小龙女大声狂叫,几欲晕了过去,鲜血从小龙女两腿流了出来。李莫愁开始扭腰,让木棒在自己肉穴中旋转,搔到痒处,李莫愁浪叫:嗯啊!.....啊!....好...好舒服啊!.....嗯..嗯啊!......啊!
小龙女此时下体红肿,疼痛异常,看到师姐欲仙欲死的模样,只道能减轻疼痛,便将腰往上挺,开始画圆。起初仍是疼痛,但到后来木棒搔到痒处,酥麻的快感从下体传到脑门,也忍不住淫叫:啊!....嗯...啊哈!....啊啊啊啊!

木棒两头分别插着两人淫穴,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两人下半身往上挺,不停的扭动屁股,淫叫声更是此起彼落。突然两人下半身激烈颤抖,两人啊啊啊啊的淫声大叫,透明的淫水从两人肉穴激射而出,噗滋噗滋的喷到对方身上。两人娇喘连连,下半身仍是微微颤抖,李莫愁摸了摸自己肚子上小龙女的淫水,将淫水抹在自己乳房上,表情甚是陶醉。
李莫愁轻轻移动身子,将木棒拔出,拔出时还牵着几条黏液。此时木棒留在小龙女肉穴中,小龙女伸手在下体摸了摸,抓住木棒,自己拔了出来,同样木棒上也是牵着黏液,小龙女双腿抖动,娇媚颤道:师姐...我....我站不起来了。
李莫愁抱起小龙女,将小龙女放到装满热水的大木桶中,自己也跟着进去,洗一个鸳鸯浴。小龙女只觉热水舒爽,筋骨舒畅,全身一放鬆,想起了今天所受到的种种委屈,不由抽抽噎噎的啜泣,泪水滚滚的低入水中。李莫愁微微笑,伸出双臂将小龙女抱在怀里,在小龙女耳边柔声道:我的好师妹啊!姊姊不是故意要欺负妳的,那是因为姊姊太爱妳了,所以才对你做这些事,你就不要哭了,好幺?
此时小龙女心中难过,哽咽的点了点头,李莫愁抱得更紧了。当晚小龙女和李莫愁同睡一床,两人光着身子,双腿缠住对方,紧紧抱在一起。洪淩波则趴在杨过身上安稳睡去。小龙女只道师姐疼自己,便带着微笑在师姐怀中睡着了,哪知李莫愁还有更多的折磨等着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