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漂亮女同事小怡
漂亮女同事小怡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漂亮女同事小怡 我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下班族,每天的工作单调而乏味,如果说要有什么乐趣的话就是我的办公室里面只有我一个男生,这也是很特别的,因为当初我们的老板是一个很注重女性主义的人,不过后来她觉得似乎还是需要一个男性来作事情,所以当我去应征的时候,马上就被录用了。

  办公室里面除了老板外还有四个女生,分别是小怡、文文、小柔和家芸,除了文文以外,都有男朋友了,不过这并无损于我愉快的欣赏她们,这些女生当中,外貌都算中上吧,不过各自有各自的特色,像是现在坐在我对面的小怡,身高160。

  体重我没问过,瘦瘦的,却又可以感觉到她有个浑圆的胸部,小怡是我们办公室接电话的第一优先,因为她的声音真的很嗲,听到都软了,有很多客户没事打电话过来,也只是要找小怡聊天而已。

  文文则是比较豪爽大姊型的女生,而且在衣着上也是很前卫的,她常常穿着低腰的长裤搭配高腰的内裤来上班,只要稍微前倾打电脑,我就可以瞄到诱人的股沟。那小柔是办公室里面眼睛最漂亮,皮肤最细致的女生,她总是用一副无辜的眼神看着别人,你很难去对她说个不字。家芸负责出外接洽客户,是办公室里面学历最高、资历最深的员工。

  这天,有一位客户中午来拜访我们,我发现小怡的表情变得很不自在,似乎努力的想要避开和那位客户讲话的机会,等到那位客户走了以后,我在内部网路偷偷的问她怎么一回事,小怡只很简单的回答我一句话∶「下班以后等我!」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了,我已经忘了中午的事情,正想快点去骑车回家,却在巷口被叫住。

  「你怎么走那么快,不是叫你等我吗?」小怡从背后拍我的肩膀。

  「哦!抱歉我一忙就忘记了,妳不回家吗?」我真的很累呢!

  「没呀,我今天想去逛逛,你要不要一起去?」小怡的声音大概很难有人可以抗拒吧。

  「那妳想要去哪里?」

  「我们去阳明山看夜景好了!」

  说到阳明山,那还真是我熟悉的地方,从大学时代,每次什么联谊烤肉约会的,五次有三次是阳明山,不晓得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去。

  「妳看喔,那边是大业高岛屋,旁边是天母运动场,另外一边是天母荣总,远一点是新光三越,那前面的山坡亮亮的就是铭传大学……」「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呀?」小怡好奇的问我,平常在办公室,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刻意营造的气氛,同事间很少交谈,还是因为我是男的。

  「我没有什么都知道呀!」我当然哪里是哪里都知道,这个地方,避开了文化大学后面热闹的产业道路,没有摊贩,没有人潮,我来这里看看有没有超过两百次了,不过大多是时候是白天爬山经过。

  「你白天不是问我为什么一直躲江先生吗?」小怡突然提起今天的事情来了。

  「嗯,对呀,我看妳好像很害怕他。」

  「因为我被他欺负过。」小怡说完这句话就不讲话了。

  我则是陷入苦思,什么是被欺负过,难道被……「去年我刚大学毕业。」小怡自己打破了沉默。

  「第一个接触的案子就是江先生的。」

  「那时候,因为我很多地方都不熟悉,所以时常犯错,不过他当时对我很客气,也常常在我们老板面前说我的好话,因此我很感谢他,当案子要结束的时候,我就想要请他吃饭,他也很快的答应了,我们就是来阳明山,不过是去天母那边很多泡汤的地方,我喝了一点小酒,那我的酒量很不好,很快就醉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面,一丝不挂,下面痛的不得了,而江先生就躺在我身边,我马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我当时只能哭,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拿走了。」「我不敢报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直躲他。」我看着小怡满是泪痕的脸,没想到平常办公室里面最清纯活泼的女孩,竟然有这样的遭遇,觉得好心疼。我轻轻的把小怡拉到我的怀里,很用力的抱住她,希望可以给她一点点的支持还有安全感。

  「我们走了吧,这里有点冷。」小怡恢复正常一点了。

  下山的时候,经过天母忠诚路。

  「那里有一个旅馆招牌,我们去那边过夜,我今天不想回家!」小怡突然对我说。

  我没有想太多,只是想今天就都顺着她的意思吧。

  旅馆在中山北路的巷子里面,我还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累了一整天,我颓靡的趴在床上,小怡放下外套还有包包以后,迳自走到厕所去了,我抬起头来一看,不得了,浴室的墙是半透明雕花的玻璃,我所在的高度正好可以看见厕所里面小怡脱掉裤洁白的臀部侧面坐在马桶上。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过了一下子,小怡站了起来,冲水,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她好奇的问我在做什么,我很老实的用手指了一下那片玻璃,看来小怡也很累,完全没注意到浴室面对床铺的墙只是一片玻璃,只见小怡一下子连耳朵都红掉了。

  「哇!你好坏!」小怡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很生气。

  「我也很无辜呀,我只是躺这边,什么事情也没做。」我一时有一种感觉,于是我坐了起来,把小怡拉到我的腿上坐着,轻轻的吻了她。

  小怡则是一动也不敢动的把头埋在我的胸前。

  对于小怡,每天在办公室里面相处,其实是很有好感的,也有一些我们的客户对小怡也很有意思,常常没事就送一些花来,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她曾经有这么不愉快的回忆,也难怪她总是对男的客户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擦乾她脸上的泪痕。

  「刚骑车,满身都是灰尘的,我去冲个澡。」我让她坐到床上。

  她点点头,自己躺到棉被里面。

  或许是以前当兵养成的习惯,我三两下的就冲好身体,裹了一条浴巾就回到房间里面。

  「换妳了。」

  「你洗这么快?洗的乾净吗?」小怡似乎有点不以为然。

  「当兵习惯了,不然你要陪我一起洗呀?」我开玩笑的说。

  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什么怪念头就是,只是没想到。

  「一起洗就一起洗,怕你喔?」小怡竟然这样回答。

  我一方面觉得怪怪的,毕竟是同事,又不是男女朋友,似乎不是太好的事情,可是另一方面,又对现在的情形感到兴奋不已,没想过自己也会遇到这样的艳遇。

  「那你先在外面等我,我进去放水,我想泡澡。」小怡说∶「这里的浴缸好大!」「嗯!」我应了一声。

  看着浴室的毛玻璃可以看出小怡一件一件衣服的脱下,我也慢慢的有了感觉。

  自己的老二也变硬了。

  「你可以进来了!」宛如隔了一世纪那么久,小怡终于叫我进去了。

  只见小怡蹲坐浴缸里面,用手抱住双脚,遮住了重要部位,可是双乳的轮廓,还有洁白滑嫩的皮肤却是遮掩不住的,我盯着她看,舍不得将眼神移开。她脸红红的「你不下来一起泡吗?很舒服耶!」我把浴巾拿掉,只见小怡看到我坚挺的老二,脸变得更红了,低低着头不敢抬起来,我慢慢的坐到她的身边。

  「来,转过来,我抱妳。」小怡僵硬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移到我的前面,背对着我,我让她靠到我的胸前,当然她的白嫩屁股也压在我的老二上,可以感觉到她很紧张吧,一动也不敢动的。

  我的手环抱住她,实在是很难,也不想克制自己的慾望了,我慢慢的用手掌往上覆盖住她的乳房,真的是好柔软,曾经有女生问过我为什么喜欢抚摸女生的乳房,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那是一种很原始的喜爱吧,柔软,让人爱不释手,可是也不是每个女生的乳房形状都是那么棒的。

  我轻轻的拨弄小怡小巧粉红的乳头,她呼了一口气。

  「舒服吗?」我问她,只见她微微的点头。于是我继续我的动作。心中只觉得,这是上天赐予的礼物,真是太棒了。

  虽然我抱着小怡,手里也搓揉着她柔软的乳房,可是我心里却是很平静的,只是希望可以让她很舒服,让她感到舒服比起我自己是不是可以得到快感,重要的多了,于是我慢慢的改变目标,温柔的帮她按摩紧绷的肩膀,小怡的全身的肌肤都是这样的滑嫩,让我想起中华嫩豆腐,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一样。我拉起她的手,在浴缸的水波光影之下,手小小的,手指和手掌的比例却很好,我自己学了一些乐器,心想要是小怡也会弹钢琴的话,这双手一定是最美的演奏的手了。

  或许是我太着迷于小怡漫妙的身躯,反而有点发楞了。

  「你在想什么?」小移转过头来问我。

  我摇摇头,和缓的抬起她的下巴,再次的品尝她柔软的双唇,这次我将舌尖伸进小怡的嘴里,而小怡也给了我坚定的回应,我张开眼睛,只见小怡闭着眼,侧过身体,用双手抱住我,我可以清楚看见她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

  深吻之后,我们意犹未尽的分开,可是却没有放开彼此的拥抱。

  「你不怕我只是玩玩而已?」我好奇的问。

  「这样的问题,我暂时还不想去想。」小怡到是回答的很快。

  也许我问这样的问题很煞风景吧,可是毕竟我只是一个很庸俗的上班族,我还记得今天在办公室的时候,江先生问我们那群小姐们要不要去看南海学园的什么夏慕的画展,我那时还傻傻的问说,夏慕跟夏天有什么关系吗?让整个办公室的人笑翻天,我也还记得那时候江先生脸上那种不屑的笑容。

  「别想太多,好吗?」小怡对我说∶「我想出去了,你还要泡吗?」我跟着小怡站了起来,这时候她似乎比较放的开了,不再遮掩自己的重要部位,拿了毛巾擦身体,我接过她手中的毛巾,轻柔的擦拭她身上的水珠,从手臂擦到腰,又擦到大腿,我刻意的避开她的阴部,可是当我的手靠近那里的时候,我几乎可以感觉到更高的体温,这让我心中一荡,反而注意到她阴毛的样子,范围不大,却很密集一个小小的倒三角形,没想到她连这里都这么美。我仔细的把她的脚擦乾以后,站了起来。正好两个人的四目相交。

  小怡突然主动的吻了我,我用力的抱住她,这次我的双手又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移,慢慢的我向下抚摸她富有弹性的双臀,小怡的呼吸也变快了起来,虽然我也不高,只比小怡高个十公分,可是因为小怡的身躯很均匀,我可以从后面伸到她大腿的内侧,慢慢的把我的手指向上。

  好湿、好滑……

  小怡无力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双腿微弱的夹住我的手,却无法阻止我手指不停的逗弄她的阴唇……我看着小怡迷濛的眼神,自己也飘飘然的好像要醉了,是什么样的上帝创造出女人这样完美的身躯?也许爱抚女生没有办法在生理上让男人满足,可是在心理上,我觉得已经一个又一个的波浪,把我带到一种无尽的高潮了,每一次我的指尖感觉到那热热的两片阴唇,伴随着湿滑的爱液,都让我不尤得在心里深深的感动,怎么会有这样美妙的身体,那液体,正是可以带领我探索生命的起源呀!

  我们回到房间里面,我顺势倒在床上,把房间的灯光调暗,然后把小怡拉到我的身边躺着。小怡的经验似乎也只有上次那么一次被欺负的经验,可是我记得她有男朋友的,难道她和她男朋友什么事情也没有吗?

  我用手把头撑起来,另外一只手依然缓缓的在她的胸口滑动,看来她很享受这样抚摸。

  「你男朋友不会碰你吗?」我好奇了。

  「我不让他碰我,因为我很害怕。」小怡低声的说∶「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办法接受男人。」「那现在我们是怎么一回事?妳却让我碰妳,不怕吗?」「也会怕呀,可是不晓得为什么对你比较放心,也许是你比较不急躁吧。」其实,这么多年的经验下来,我已经不是那么在乎射精那一刹那的高潮,我更喜欢两个人自然的眼神交会,喜欢两个人手指轻轻的碰触,喜欢深深的呼吸对方发稍的味道。我觉得自己是很容易能创造一种类似情人的情境的,毕竟那样才是真正使人感动。

  「可是我不能对妳保证什么!」我坦白对小怡的说,与其说些甜言蜜语的假话,不如说些真实的话。那样更能让人接受吧。

  「你不用保证什么呀?我有要你保证什么吗?」「没有。」我们两个相视而笑,默契也建立起来了。

  我不再说话,头俯到小怡的双乳之间,大概快c了吧,我用右手捏着小怡柔软的乳房,嘴吧吸允着另外一边的乳头,左手撑着自己的身体,两个人的身替面对面侧躺着,我把腿抬到小怡的脚上,可以感觉到我的老二坚硬的靠在小怡光滑的大腿上,显然小怡也感觉到了,更用力的向我靠过来。

  我导引着小怡的手向下,握住我的分身,她的手生涩的握住,虽然没有直接套弄,却给我更大的喜悦。

  「很大吧?你有没有摸过你男朋友的?」

  「没有,有一次他要我摸,我吓哭了。」

  「那妳现在怎么没哭?」我耶榆她,只见小怡的耳根子又红了一次。

  「你的很好玩,比较不可怕。」

  「什么好玩?等一下我们就来玩。」我开玩笑。

  因为是侧躺着,所以不是很方便两只手都动,我让小怡躺平,压在她的身上,我突然好想舔遍她的全身,我从来没有看过女生的全身这么细致的,连双脚也是,我吸允她的耳垂,慢慢的向下,到脖子,我甚至觉得她舔起来都是甜的。

  「我想舔你那里,可以吗?」我征求小怡的同意。

  「很怪耶,不要好不好?」

  「没关系的,我会很轻,如果你不喜欢,我就停,好吗?」小怡闭上眼睛点点头,我移动了身体,拨开她的大腿,小怡紧张的抓住棉被把头盖起来,不让我看见她害羞的表情。

  对于女阴,还有爱液,我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喜爱,特别是那些性经验很少的女生,或者我应该说个人卫生做的很好的女生,如同夏天的时候,在山涧里面遇到一股清流那种喜爱,不过还多加了很多淫糜的味道。引发出更肉欲的渴望。

  肉慾真的那么糟糕吗?有太多不必要的束缚在上面,比起飙车,做爱显然安全多了,只要带上保险套就好了,不必担心被拍照,生命危险也小很多,更何况有更高的快感。

  我看着小怡两片闪着水光的阴唇,用了几十秒的时间,好好的欣赏了一下,在幽密的毛下,淫秽的深渊,似乎在引诱着我前往冒险,外面两道曲折的肉壁,点缀着稀疏的阴毛,不再迟疑,我靠上我的脸,感觉到鼻尖沾满了小怡湿润的爱液,也可以感觉到由于我的呼气,小怡颤抖的大腿。

  「啊……」看来小怡真的是很敏感的。

  我只是用舌尖滑过外唇,或许是刺激太强烈了,小怡也不再用棉被遮住脸,只是不停的喘气。这样诱人的蜜泉在我的眼前,我当然不会放过,开始大口的舔噬着,没有一些小说写的什么尿骚味,也没有什么甜的像蜜汁那样的夸张,可是那源源不绝的爱液,我却觉得好喝极了,微微的鹹味,很清淡,更重要的是,小怡不停的呻吟,让我慾火焚身了。

  「好……舒……服……啊……」小怡不停的低吟着。

  「啊啊……嗯……天呀……」随着我灵巧的舌头的转动,小怡更喘了。

  她的手这时也不抓被单了一只手用嘴咬着,另外一只手则是不停的抚摸我的头发。

  过了一会儿,我的嘴也酸了,于是爬回小怡的身边。

  「妳有自慰过吗?」我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

  「没有,你们男生是不是都常常这样?」

  「看情形呀,如果有对象就会比较少吧,不过还是要看人啦,每个男人的状况不一样,有的人频率就很低吧!」「那你呢?有没有?啊……别闹啦。」当小怡一边问我问题的时候我的手也没有闲下来,依然在她的奶上面揉着。

  「啊……轻一点……啊……好舒服……嗯嗯……唔……」看来小怡似乎不太能应付我的攻势,她的手无力的抓住我的大手,好像想要拒绝又不希望我停下来。

  「我哦,有呀,有时候我会想着你喔!」我邪邪的笑着回答。

  「我就知道你老早不安好心眼,明天我要叫老大把你开除,没想到办公室竟然来了一个大色狼。」「饶了我吧!现在失业率可是很高的呢。」我讨饶。

  「那要看你怎样表现囉。」可能是情境使然,小怡的话也变的大胆起来了,我也不想再忍耐了,翻身到小怡的身上,用腿推开小怡的大腿,我可以感觉到我的龟头正顶着那湿滑的阴唇,小怡突然变的很紧张,紧紧的抱住我,头靠在我的臂膀里。

  「我怕会很痛……」小怡语带哭泣的说。

  「我慢慢的,等一下就不会痛了,相信我。」我知道虽然小怡有过一次经验,可是那是在完全无意识的情况下,在心里的层面上,她还是处女的。

  「我要进去了喔,有没有感觉到我在外面?」我温柔的问她。

  小怡点点头说∶「好大……你轻一点,啊……痛……慢一点……」我顺着湿润的爱液滑了进去,好紧好紧,几乎进不去的感觉。

  只见小怡痛苦的皱起了眉头,我心中突然觉得好心疼,停下了我的动作,只是轻声安抚着她的情绪。

  随着小怡眉头的紧绷,我粗涨的阴茎正一点一点的侵犯她最私秘的部分。小怡被这陌生的情绪给困惑了吧,虽然痛楚,但是却又有说不出来的舒服。

  我饶富趣味的观察着她表情的变化。而小怡显然正沉醉在这新体验的快感之中,没有办法注意到我正在观察着她。

  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努力的撑开温暖的肉壁,并且细细的体会摩擦过阴道里面折皱的感觉,而小怡的小穴,也毫不犹豫的,一阵又一阵的收缩着,也许是想抗拒外来异物的侵入,可是却带给我更高的快感,那有生命的蠕动,紧紧的夹住了我。

  「还会痛吗?」我问,我过去不是没有和处女做爱的经验。甚至可能还算不少,可是小怡的紧,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还是会痛,可是好一点了。」小怡表情的变化,自然逃不过我的观察。

  只见她在紧绷之中,也开始了一丝丝的愉悦的呻吟,这小妮子也有快感了吧!

  我没有让自己突然整根没入,虽然我的size不是很长,只有12公分,可是却相当的粗,这是许多和我上床的女生说的,到现在为止,我也不过把龟头多一点点放进去而已,我不急着,也没有需要马上全部进入。

  小怡的身体已经开始反应了,我可以感觉到我已经进去的部分,越来越湿润,前半段已经被我开发了,于是我很浅的来回抽插着。

  「舒服吗?」我紧紧的抱着小怡,不时的亲吻她、安抚她。

  「嗯,舒服,可是还是会痛。」小怡勉强的回答我∶「就这样了好不好,在进去会痛。」「啊……好舒服啊……嗯……啊……痛……」夹杂着痛楚和快感之中,小怡慢慢的放松身体迎合我的动作了。我快速的做浅部的抽插,每一次抽出来,都带出更多的水。

  「怡,我在你的身体里面了,有感觉吗?」

  「嗯,好大,好舒服,啊……喔喔……嗯……我还要……」「喜不喜欢?」我追着问。

  「啊……喜欢……」

  「喜欢什么?」我喜欢闹着女生说出淫荡的话来,一方面自己可以有成就感,其实另一方面,当突破女生的心防,让她说出来的时候,会使她更乐于接纳这样的自己,不再压抑,这是很有效的。

  「哎……就喜欢那个嘛……ㄚ……ㄚ……」

  「要说喜欢跟我做爱。」

  「嗯,我喜欢跟你做爱。」小怡小小声的说,看来是用了很大的勇气。

  「我也好喜欢插着小怡喔,好舒服。」

  一开始当然不能说出一些很难听、很粗俗的话,那样反而会让女生厌恶吧,该是彻底开发小怡的时候了。我把小怡的大腿掰到最开,稍微撑起了身体,虽然刚刚已经进去了一些,可是现在我要全部进去了。

  「怡,我要进去了,嗯?」虽然已经这么亲密,我还是温柔的知会小怡。让她有点准备,没有多少女生喜欢粗鲁的男生吧。

  我前进了一些,那是之前已经开展的部分,但是我还有一半没有插进去,绝大多数的女生,都可以把男生整根老二包住的,那种阴道很浅的女生,我只遇到过一次,除非男生真的很长,不过我想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

  感觉到了一些阻碍,那是陌生的圣地,我虽然非常的舒服,可是心里是很感动的,毕竟对一个女生来说,一辈子里面,会让多少个男生造访这最亲密的部分?

  我也很纳闷到底上次小怡被欺负的时候,那个男人,到底是行不行?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自己是在和一个处女做爱。

  我沉下腰,用力的向前推进。我快速的一插而入。

  「呜……好痛呀……妈……我不要了……好痛……」小怡突然哭了起来。

  尝试推开我,我用力的抱住她,赶紧停了下来,可是依然整根插在小怡的里面。

  「好了,我没有动了,乖,不痛……等一下就好了。」我软言安慰着小怡。

  「现在还会很痛吗?有没有好一点。」

  「嗯。」我一边安慰小怡,一边加强手的动作,拨开她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并且爱抚着她的乳头,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慢慢动,还会很痛吗?」过了一会儿,小怡没那么皱眉头了。

  「比较不痛了。」

  「小怡,我已经全部在你的身体里面了喔!有感觉到我吗?」「嗯。」小怡害羞的点点头,把脸藏在我的怀里。

  与其让女生说什么「好爽」的话,不如先让她正视自己已经被占有的事实。

  等到正视自己正在被一个男人上的事实,才比较能放的开,也许有些女生会不以为然,觉得说谁上谁还不晓得,但是不管怎样,我上了小怡了。

  「喜不喜欢我插着你」我又问了一次。

  「嗯,喜欢!」

  无预警的,小怡流下一串串晶莹的泪珠,眼神也变的清澈了,虽然我还占据着那温暖,可是看见她的眼神,却让我的色心凉了一半。通常这种情形,代表女生的理性那一面,又重新在心中站了起来。

  「我觉得好对不起我的男朋友,我怎么会这样?」小怡的眼神,穿透过我,喃喃的问着,是在问她自己,也是在问我。虽然底下的柔软让我迷恋,让我不想放弃,我仍然感觉到那阴道强烈收缩和自己的脉搏,而两个人紧贴的胸口,那软软的乳房是这样的完美,我的心里面却开始感到空虚。

  就算得到了人又如何呢?她的心本来就不在我身上,甚至连单纯的享受都停止了,想到此,让我意兴阑珊,不由的也慢慢软了下来。我让自己退出她的身体,无力的躺在床的另外一侧,盯着天花板。

  「对不起。」小怡略带歉意的看着我。

  「没什么,这不是妳的错。」虽然我力图展现自己所谓绅士的一面,但是谁都听的出来我的失望吧。

  「睡吧,明天早一点起来,我送妳回家换衣服,再一起去公司。」「嗯。」小怡不置可否,拉起棉被背对我躺着。

  我叹了一口气,依然平躺着。也慢慢的睡着了。

  夜里,我忽然醒来,却发现小怡没有在床上,只有在梳妆台上面看到一张纸条∶「我自己回家了,明天见。」不知道为什么,我手里拿着那张纸条,呆呆的坐在床沿,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突然有一种非常寂寞和心被掏空的感觉。看看手表,凌晨四点整,不知道小怡是几点走的,那么晚回去,安全吗?

  【完】